生命是开放在死亡边上的鲜艳之花

赤子赤子 2019-04-05 12:36:35

观看《徒手攀岩》肯定会让你惊出一身冷汗,这部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随处可见峭壁巨石,征服它的,是一个看上去并不怎么强壮的青年,他叫亚历克斯·霍诺尔德,美国人。

让人难以置信,近千米的山峰,险峻的岩壁,不系绳索,不用保护装置,自由徒手攀爬,这需要何等的勇气、胆量和魄力!要知道,一松手,一失足,就会粉身碎骨。影片开头,通过电视节目主持人访谈、书友会读者问答,用几段剪辑,毫不含糊地道出亚历克斯的心声:“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死,徒手攀岩只不过是让那一天来得更快而已。”“也许,我太爱追求极限,冲刺爬向悬崖也不自知。”“即使摔下去的后果十分严重,而勇于挑战艰险的攀途,安全地到达终点,这正是徒手攀岩的魅力之一。”

亚历克斯曾徒手攀岩锡安国家公园“月华拱壁”、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半圆顶”,但他真正想征服的是约塞米蒂“酋长岩”,它是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高达914米。隐藏在他心中达8年之久的愿望,会不会实现?影片带我们进行了一次非凡、壮观的徒手攀岩之旅。

这是一部关于生死、冒险、成功的电影,2016年春天,亚历克斯十多年的朋友,既是摄影师,又是导演的金国威,带着他的摄影队,其成员都是职业攀岩者,开始跟踪拍摄亚历克斯攀爬“酋长岩”的全过程,从准备、实施,到最后登顶,历时一年多。通过航拍、远摄、近景,一览无余地展现山崖的美丽、陡峭、高大,同时,摄影机又对准亚历克斯,通过他的一笑一颦,让我们走进他的内心世界。

亚历克斯是怎样一个人?奇人?怪人?如同很多纪录片惯用的方式一样,本片也从他的母亲、女友、朋友、同道的视角,对他解读,他自己也会在镜头前发表他的看法。他小时候非常害羞、孤僻、忧郁,害怕和陌生人说话,父母关系不好,还常常贬损他,叫他傻子。于是他一个人独自去攀爬,爬树、爬楼,上学后,几乎爬遍了所有的屋顶和周围的楼房。19岁时,在攀岩上为他付出心血的父亲去世,不得不辍学。他住在货车里,吃着自己做的饭菜。他的前几任女友都认为他有人格障碍,他自己也怀疑脑子是否不正常,为此,还去医院做过脑核磁共振。医生告诉他,他的大脑正常,只不过脑杏仁核需要更高程度的刺激。他将攀岩作为自己的事业:“我始终在攀岩这条路上追求者,不断践行。攀岩当然也很疯狂,因为你是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做着这样的事。”职业攀岩者汤米说:“亚历克斯对于危险的态度,会让人觉得他是不可战胜的。”母亲说:“他在徒手攀岩时,最能感受到生命的活力,也能感受到更多东西,你怎么能从他那里夺走这些呢?”

这不是一次轻率的徒手攀岩活动,影片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在描述亚历克斯绑着安全绳练习、试攀,他把难点、危险处,都记录下来。对我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徒手攀岩教科书:有的地方身体容易被夹在山缝,无处放脚,就要靠贴在岩壁上手的拉力;有的岩角,两片垂直的岩壁像玻璃一样滑,需要两手两脚撑两壁,微调支撑点来保持平衡;有的路段,就像一连串杂技表演,右手扣住一个点,左手抓牢斜面,右脚挪到浅凹处,左脚移入落脚点;最难的部分是,用一半手指去稳定活动,然后两个指尖作为支撑,换脚,左脚移到斜坡,换手,然后向左抓住一个大斜棱,快速跳跃到对面岩壁,向空手道踢腿一样……

很少有人忘记这一时刻,2017年6月3日,亚历克斯成功徒手攀登上了“酋长岩”,成为世界第一人。3小时56分的实际攀岩,被浓缩为10多分钟,俯拍、远景、特写,一系列镜头,组合成本片最紧张、最刺激、最激动人心的场景。这不会是亚历克斯最后一次攀岩,对他而言,生命不是庸碌,不关乎短长,生命是开放在死亡边上的鲜艳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