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兽"涂们的导演处女作聚焦鄂温克族

"战争给人类带来灾难 承受最重的却是女人"

甄甏甏 2019-09-10 16:09:36

   8月23日,有一部讲述中国内蒙古鄂温克族故事的新片《呼伦贝尔城》,在内地默默地公映了。影片改编自发生在清朝末年的真实历史事件,呼伦贝尔城的将士们被清政府派往战场抵御外敌。年轻男子们出征后的三年,因为男丁常年在外,留在呼伦贝尔城的老弱妇孺已经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大将军的遗孀、三品诰命夫人那丹决定,带领育龄妇女去军营“取孩子”。

  与影片内容同样抓人眼球的,是《呼伦贝尔城》的导演——在2017年凭借《老兽》获得了金马奖影帝的涂们。影片拍摄过程中,他还专门休息了几天,跑到台湾去领回了自己的影帝奖杯。涂们导演本身就是鄂温克族人,在与时光网记者的采访中他表示,这次拍摄了自己民族的故事非常有意义。

  他还专门为记者科普了鄂温克人信奉的“萨满教”,在片中也作为重要的宗教符号有所体现。当被问到身为演员,怎么想到要转型做导演,涂们认为其实导演和演员之间有着许多共通之处,他更喜欢“电影人”这样的称呼。而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女性作为本片的主角人物,涂们的想法则是,“战争给人类带来灾难,但是承受这个灾难最重的却是妇女”。

  Mtime:在中国内地的大银幕上,其实关于鄂温克族的故事不是特别多,您自己就是出生在呼伦贝尔城的鄂温克人,您为什么想要选择这样的题材?是不是这种故事对您来说特别有意义?

  涂们:特别有意义,意义非凡。对于大荧幕来说也可以说是首作吧,其它的文艺艺术形式我也做过很多,像舞台剧。目前我们的电影业发展得很好,我们也有了自己的电影法,电影门槛也低了。以前想拍没机会,这个故事现在可以搬上大银幕,让更多的人知道鄂温克人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们的国家有56个民族,各民族有各民族的历史。

影片海报

  Mtime:看这个片之前,我不是太了解鄂温克族,但在看的过程中觉得非常非常真实,真实得都觉得像是纪录片了,想问您是怎么达到这种和历史的尽量接近?

涂们:我以往的表演——如果要是我个人有表演风格的话,追求逼真,你们可能都看过《老兽》和《告别》,就是特别的逼真,“像”,这种表演是我个人的一个追求。所以我做导演也是这样的,对演员的要求也是这样的,对服化道的要求也是这样的,尽量去追求真实。

  Mtime:那您在服化道方面也是专门请了鄂温克族的专家吗?还是说您自己就可以了,因为您也是族人?

  涂们:我们有美术,我的小兄弟,他是个画家,我也明白点,我们还有一部分东西是博物馆里借出来的,我写了欠条,后来都还了。

  Mtime:我们确实是对您作为演员的作品都非常熟悉,您也是影帝,这回有没有自己想要亲自演一下,还是从头到尾您就是跳出来,我做导演,不做演员?

  涂们:我其实更喜欢听“电影人”这个词来形容我们,我自己不想严格地把它区分开来,当导演了就不演戏了,当演员了不导戏了,不想这样去分开。主要是看项目,看题材,你适合导,想导,内心深处想导你就当导演。角色也是这样的,想塑造这个人物内心深处有愿望,我不要把它分得特别明显。话虽然这么说,隔行如隔山,但是对电影来说演员、导演有很多共同之处。

  Mtime:片中所有演员都是鄂温克族的吗?

  涂们:不是,有很多蒙古族的,汉族的,鄂温克族的,都有。

  Mtime:您对于演员的调教,是更喜欢比较原生态一些,就是从来没有演过的,还是说像您本人这样非常资深的,觉得交流起来更舒服一些?这两种在片场你觉得哪种会更有意思?

  涂们:一旦有成熟的剧本,选演员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而且这个工作很重要。有一句话,选择演员的准确等于成功的一半,确实是。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电影界的一个老话。

  Mtime:那您这次选角最主要的标准是什么?

  涂们:就是他得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物,演员的条件要和你想象中未来要塑造的那个人物接近,接近度越高越好。

让涂们获得金马奖影帝的《老兽》

  Mtime:您这个片子就是在呼伦贝尔城拍的吗?大概拍了多久?

  涂们:就是在这儿拍的,工作日55天,结果出了一档子大事——到日子了老天爷不给下雪,不给下雪怎么办呢,放假!我们中间去了一趟台湾,领了个奖回来了。

  Mtime:片子是在您领奖期间拍的?

  涂们:对。领完奖回来之后,我决定第二天拍,组里的那些人说你休息一下,我说不行。这个决定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就是我决定拍摄的那一天,那一年的唯一一场暴风雪我们赶上了。如果真的按他们说的歇一天,那就坏了,那一年就没有暴风雪了,只能拿鼓风机吹了,我们带了鼓风机,都没用。大自然制造的雪,会让你几十米开外看不见人。

涂们曾饰演过《笑傲江湖》中的左冷禅

  Mtime:有一幕我印象特别深刻,他们一直在围着火堆跳舞打鼓,这个您能不能稍微解读一下?

  涂们:对,它实际上是一个宗教,萨满教,信奉长生天。这个仪式叫做萨满祈福,无论是战士出征还是妇女们出发,有大事向来萨满都要做法。萨满教不仅是中国北方,欧洲北部也都有,就是北方民族的一个原始宗教。他们认为万物有灵,山有山神,树有树神,最高首长是长生天。萨满在历史上都记载过,比如说军队打仗,它都有萨满,特别像军队里面的政委一样

  萨满会看天象,他也有知识水平,这些对于民间来说也是很宝贵的经验鄂温克族是最早被称为“战斗民族”的一个人群,他们传承的文化就是萨满教。因为宗教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宗教属于文化,迷信是迷信。所以那个时期有萨满,围着火堆那场戏,我们就让它作为一种文化背景,一种符号,因为大事件都要有萨满参与,他还能治病,出征或者是大事件会为你祈福。

  Mtime:片中更多的矛盾不是人和人之间,而是在人和环境之间,有没有想过在里面加入更多人和人之间的冲突?片子里面所有人我感觉非常非常平和,就是所有的事情他们的接受度都非常高。

  涂们:是,我们经常会看到草原上的牧民不说话,见面问身体怎么样,然后就问草场怎么样,完事了。这也不是鄂温克人独有的性格,一般草原牧区都是这样的。

  Mtime:“取孩子”这个词是当地的一种说法吗?

  涂们:不是,取孩子是史料记载,这件事就是寥寥几个字记载过。但是“诰命夫人”的这个壮举,在我们的民族里就有这样的传说,真实故事有好几个版本。诰命夫人多大呢,三品,就是省级干部。太高了,老公是大将军,虽然她不当政。所以她才能够排除一些困难、障碍,领着一伙育龄妇女出征。

涂们还饰演过成吉思汗

  Mtime:这个故事是以纯粹的女性为主角,这个在中国内地的大荧幕上也没有那么多见,那么为什么会想要以女性的视角来讲这个故事?

  涂们:对于战争我是这么想的,战争给人类带来灾难,但是承受这个灾难最重的是妇女。你是女性,你把老公送上战场,你还要送你的孩子上战场,他们或死或生,都是英雄。他们死掉了,承受这个灾难的是你,所以战争给人类带来灾难,承受这个灾难的最重的是妇女。

  Mtime:您是怎么想要加入《呼伦贝尔城》这个电影的?参与本片最大的契机是什么?

  萨仁高娃:拍摄本片之前,我已经十几年没拍过戏了,我以为我以为退出演艺圈了,而且我没有丝毫拍戏的兴趣了。在这之前很多导演也在找我,说哪怕你出来玩玩呢,但是我从来没有一丝的想法要出去拍戏。有一天涂们导演给我打了电话,他说我想请你拍个戏,我说我很久不拍戏了,我已经不会演戏了,而且我可能也没这个激情了,他说我希望你考虑一下,我说那你把剧本发给我吧。

  他把剧本发给我,晚上我看剧本,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在地下跪着了。“苍天啊,长生天,你保佑我的孩子们平安地回到呼伦贝尔城吧”。我拿纸巾在地下跪着,我突然觉得我这么喜欢这个人物,太感动我了,然后我把后面看完了以后什么也没说,我说好的我演。当时我就跟我公司的人说,我要出去拍个电影,他们说你去吧,没问题,相信我们。我也没想到我自己是这样子的,重回了剧组。

  Mtime:重回剧组什么感受?

  萨仁高娃:我觉得像我回到草原,回到家一样的,剧组的工作人员、演员都非常好,像个大家庭,都是我们自己少数民族的,蒙古族的演员,很亲切。但就是非常累,因为我很久没拍戏了,体力我也是支撑不住了。再一个感情戏太起伏了,我最后是吃救心丹去拍的戏,当地的一个医生也给我开了很多心脏的药。因为饰演这个母亲,我又不想把她刻划得每天痛哭流涕地放声大哭。

  我一定要把所有的感情、痛苦、压力装到心里,所以最后儿媳妇死的那场戏,憋到我自己浑身哆嗦。回去以后坐在那我就感觉心脏不舒服,里面有三场这样的感情戏,拍完我好像人就支撑不住了。然后我跟导演说你们能让我休息一天吗,坐在那我感觉我全都在抖,我说你看我现在坐着浑身在抖。我不拍了,他们一天就拍几个空镜头,马从这边走过去,又同那边走过去,我又不忍心。

  我们这一代演员是根本不愿意因为我们,让剧组受损失,最后我们拍冬天那个戏时是发烧39度。我一下飞机就觉得嗓子很疼,突然觉得那个风很硬,肯定要病了。第二天我就发烧了,第三天依然在烧,但我怎么也得撑下去,因为这么大的剧组这么多人,那么冷在等我一个人,发烧谁知道哪天能好呢,我还是坚持去把这个拍完了。

  一方面是热爱,对草原那种感情,和跟涂们的这种朋友感情,这么多年都非常好。所以方方面面上我还是坚持用最好的状态,最真挚的感情,我演这个戏绝对是用灵魂深处的感情演出来的,真的,非常非常的苦,自己非常难受。很值得,我觉得挺好的,只是那个时候我太胖了,没想到我自己要演戏去减肥。

说来也巧,萨仁高娃也饰演过成吉思汗的母亲(和涂们出演的不是同一个版本)

  Mtime:我看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在看纪录片,因为太真实了。拍戏的过程中,您还做了怎样的准备?

  萨仁高娃:在拍摄过程中,我全程没有擦过擦脸油。因为你想吧,草原上这样的风餐露宿,要走一年的时间要去取孩子,她皮肤怎么会那么光滑呢,我都没有擦过擦脸油,我觉得我的皮肤都要爆了,然后一天一天看着我的毛孔好大好大好大,将来会不会毛孔回不去……但是人物是这样子,我不能弄一个细皮嫩肉的这么一个老太太

  Mtime:那您今后还想拍更多的影视作品吗,还是先拍完这一部以后的事再说?

  萨仁高娃:以后的事再说,我觉得像我们这样年龄的演员,已经没有这么幸运能够遇到这么好的角色。她能够把所有的情感和演技全部展现出来,这个人物很丰富,我觉得演得挺过瘾的,将来能不能碰到这样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要找两三个月的时间出来拍戏的话,如果不是很值得的,我可能就不拍了。如果还有这样角色的话,只要能感动我的,我可能还会去拍。

萨仁高娃年轻时出演的《公关小姐》,还真的颇具港风

  Mtime:之前在采访一些其他女演员的时候,她们也都聊过说在三十多岁以后,就很难在大荧幕上找到特别适合自己的角色,而这样的事情对于男性演员来说是不存在的,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萨仁高娃:如果说演一号角色的话,可能确实是比较少了。但是戏里面有的时候,女二号或者其它角色很闪光的话,我觉得也挺好的。

  Mtime:您是更喜欢作为少数民族来出演,还是你喜欢演不分民族、稍微现代一些的戏份,您觉得这两个如果一定要选,您会更感兴趣哪一个?

  萨仁高娃:我觉得这个不是说民族和现代的,主要是要看剧本和戏。当年我演《公关小姐》的时候,那是多么时尚的一个戏,当时他们想,“香港小姐”竟然找一个内蒙古演员来演,结果我一演完他们一看我,觉得香港小姐就是我这样子的,所以我觉得还是看剧本,主要是戏。

《呼伦贝尔城》的首映式

  Mtime:最后一个问题跟您交流一下,与涂们导演也是您的好朋友合作,能不能讲一讲什么有意思的事?

  萨仁高娃:我们非常默契,彼此很信任,很尊重,而且也有一定的感情。所以拍这个戏的时候他很尊重我,几乎没有太给我提出来很多意见。他对我这种信任也在于,他让我非常自如的去表演,这个东西都是相互的,他看我很累的时候就跟我说,高娃我带你出去吃饭吧,就想解一下我的压力,很愉快,我觉得可能只有跟他拍这个戏我才能坚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