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之后,中国动画还有“大招”待发

走进"大圣""哪吒"背后的动画公司十月文化

羊羊 2019-08-13 08:08:35

“大圣”祝贺“哪吒”票房登顶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不断创造票房奇迹之时,中国动画这个略显低调的行业终于又走回了聚光灯下。

2015年夏天,《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横空出世,火爆程度与今天的《哪吒》如出一辙。从“大圣”到“哪吒”,不光有中国动画的薪火相传,还有同一家中国动画公司、同一群默默创作的中国动画人的身影。

很多观众可能还不知道,出品了《大圣归来》的动画公司十月文化,也是《哪吒》的主出品方之一。《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也参与了《哪吒》的创作。

手握《大圣归来》、《哪吒》这样的爆款作品,十月文化却显得低调而神秘。在这两部电影间隔的四年时间里,观众很少听到这家公司的消息。

但其实这家公司一直在马不停蹄地筹备自己的新作品。除了《哪吒》,原创动画《深海》和《大圣归来》的前传《大圣闹天宫》也都在日程表上。

“在《哪吒》的创作过程中,十月文化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大圣归来》成功后,十月文化为什么不急于推出新作品?”“为什么不先开发《大圣归来》系列作品,而是先开发原创项目《深海》?”“《深海》和《大圣闹天宫》进展到了哪个阶段?”“十月文化的衍生品授权、海外发行业务发展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日前,时光网走进了十月文化。十月文化总裁刘伟也亲自解答了这些影迷和同行们关心的问题。

《哪吒》的成功不会是一个孤例,明年上映的《深海》可能将继续探索中国动画产业的巨大潜力。“国漫”已经起步,后面还有更多的“大招”等着与观众们见面。

在《哪吒》的创作过程中,十月文化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大圣×哪吒推出的联动片“笑”果非凡,传播甚广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海报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可可豆、彩条屋、十月文化三家公司的标志。十月文化最早接触到《哪吒》的项目是在2017年年中,《大圣归来》刚刚完成上映一年之后。

《大圣归来》空前的成功让十月文化备受关注和青睐。而可可豆和十月文化都接受了彩条屋(背靠光线)的投资。某种程度上来讲,两家公司其实是兄弟公司。“大圣”帮帮小兄弟“哪吒”,顺理成章。

十月文化总裁刘伟回忆与《哪吒》的缘分,2017年暑期的一次碰面让他印象深刻。当时大家正好在一个地方出差,甚至住在同一个酒店。晚上大家相约一起撸串,饺子在饭桌上打开电脑,让田晓鹏、刘伟看一下《哪吒》的美术、故事设定。

经历了100多个版本,才最终有了这个烟熏妆的哪吒造型

那个时候的哪吒还不是现在电影里的这个样子,造型接近常态。田晓鹏给饺子提了一些建议,比如“可以玩再狠一点,造型再独特一些。”

从目前哪吒独特的造型来看,田晓鹏的建议饺子听进去了。

在《哪吒》后续的创作过程中,十月文化的主创团队又陆续与饺子碰了几次。分镜头做出来之后,田晓鹏等人在故事上给出了更具体的建议。比如说,“故事线能不能更清晰一些?”

1980年出生的饺子是第一次做动画长片的导演。和许多新导演一样,积攒多年的饺子也有着丰厚的表达欲望,这可能是单一作品承受不了的。所以田晓鹏等十月文化的核心人员给出了“做做减法”的建议。

当然,同样身为创作者的田晓鹏并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饺子,而是尽量顺着他的想法提一些可能的解决方案。

在这个过程中,饺子也在不断吸收大家的意见。2018年年中,粗剪版的《哪吒》终于问世。

此时的《哪吒》较最初的设定已经有了大幅度的升级。同时,有了可视化的动态画面,创作团队在提建议时也可以更加有的放矢。饺子一面完善画面,一面继续精修故事。

在这个阶段,十月文化对《哪吒》最大的担心仍是“故事太满”的问题。这时的《哪吒》全片时长仍接近两个小时,而《大圣归来》的片长是不到一个半小时的。

尤其是结尾部分,故事承载的东西的很多:有亲情,有友情,有不认命,还有敖丙的几次反转等等,各种情感纠结在一起。田晓鹏、刘伟等人有些担心,观众的“离场感”可能会不清晰。

成为IMAX首部国产动画电影的《哪吒》制作成本大约三倍于《大圣归来》的体量

最终,《哪吒之魔童降世》公映版时长110分钟,饺子保留了“复杂”的结尾方式,但拿出了更优化的解决方案。对成片呈现出的效果,田晓鹏和刘伟等人都感到惊喜。

除了艺术创作上遇到诸多问题,《哪吒》在制作上面临的考验更大。

《哪吒》原定2019年8月16日上映(《八佰》《小小的愿望》撤档,留下了大好的空档,《哪吒》最终提档至7月26日)。2019年年初的时候,全片1800多个镜头,制作完成的才只有150个左右。档期在那摆着,制作团队的压力非常大。

十月文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哪吒》的制作工作,但是为了影片能够如期上映,介绍了多个合作过的外包团队给饺子。这样饺子就不必亲自验证这些外包团队是否符合自己的要求,直接开工就可以了。

当初,《大圣归来》的制作成本是500万美金,《哪吒》的成本大约三倍于《大圣归来》的体量。虽然相比好莱坞动画大片6000万到7000万美元的入门级成本还有不小差距(很多一线动画电影的成本超过1亿美元,例如《冰雪奇缘》成本1.5亿美元,《玩具总动员3》成本甚至高达2亿美元),但《哪吒》的投资规模在国内已经算屈指可数。这也是《哪吒》精细、逼真的画面广受好评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哪吒》上映前,大家对该片的票房预期是六七亿或八九亿。目前已经超过35亿的成绩显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市场够大,创作者也就更有了底气。在十月文化总裁刘伟看来,《哪吒》已经做得很好,但如果投资再大一些,创作团队还能够把片子打磨地更精致。“比如说你考虑了十个维度,但不是最终十个维度都能顾及到。如果能再多一些的话,真的各方面的品相会更好。

《大圣归来》走出国门,先后在日本韩国等地上映

《大圣归来》成功后,十月文化为什么不急于推出新作品?

当年“大圣”在观众群中的热度并不输今天的《哪吒》,但《大圣》之后,十月文化选择了默默退出聚光灯的焦点。当《哪吒》已经从“大圣”手中接过了“国漫先锋”的大旗时,十月文化的新作仍然没有消息。

按照普通人的思维,《大圣归来》市场反响那么好,应该趁热打铁,尽快推出续集才对。事实上,也确实有人不断向十月文化询问:《大圣2》今年能不能出?明年能不能出?后年能不能出?

刘伟给出的解释很简单:“如果还做成《大圣归来》一样的品质,其实一年前就出来了。 ”

言下之意,十月文化的第二部电影是卯足劲要超越《大圣归来》的。

“我觉得这也是十月的一个价值观和基因,就是新作一定要超越前作,不停脚步地创新突破。”刘伟进一步解释。

除了“更上一层楼”所必须花费的心血,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十月文化的创作进度。

刘伟认为,简单来说,目前中国动画产业的主要问题有三点:1、人才基础不够;2、创作开发方法论缺失;3、制作体系化不过关。

这三个问题不解决,中国动画想出好作品,只能慢慢磨。

刘伟举了一个例子,很多公司制作好手数量有限,当你要用到这些人才的时候,他们竟然因为上一个项目消耗太大,很多人都熬病了。

还有饺子讲过的,那个很像段子的真实故事:负责做《哪吒》中申公豹的动画师因为“不堪重负”跳槽到其他公司,赶巧《哪吒》又与那家公司合作,可怜的动画师被邀请继续做申公豹的镜头。

刘伟坦言,类似的窘况正是中国动画行业的日常,“比如某个人灯光强,你在A公司,我们就和A公司合作。后来发现你离职了,到B公司,还得到B公司来找你。”

“做动画,要是想持续的话,必须有一套非常健康的、良性的生产线。 比如,为什么很多公司三、四年前发布了一个片段,后来就没下文了?就是高估了落后的工业基础。作为动画人,我觉得要理性地看到这一点。”

田晓鹏导演的下一部动画长片《深海》将是十月文化2020年的重磅作品

《深海》的项目,十月文化已经做了三年半。他们不光想做出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还想通过这部作品验证中国动画创作的方法论。换言之,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动画开发模式。如果这套方法论被验证是成功的,后面十月文化的项目进度都会加快,甚至会惠及整个动画行业。

刘伟透露,目前,包括《大圣闹天宫》等正在孵化中的项目已经享受到了这套方法论所带来的福利。十月文化希望将《深海》在动画工业上的探索比喻为“磨刀不误砍柴工”,“就好像到少林寺学武功一样,正式习武之前先提两年水,练三年马步。”

而且需要澄清的是,十月文化并不是只有《深海》一个项目正在推进中。刘伟表示,除了核心导演田晓鹏,十月文化也一直在致力于培养新人。目前,十月文化内部已经有了十位左右的导演,他们手上都有自己的工作。

刘伟坦言,单纯从财务角度来讲,《大圣归来》之后,十月文化确实已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十月文化现阶段考虑的问题是如何把还算充裕的资源投入到值得孵化的项目、值得培养的创作者上面。

特别是有创意思维的创作者、有表达欲望的导演、有审美的动画制作者以及有系统化工业化思维的技术开发者和管理者,这些高素质的高潜力的人才是十月非常看重且求贤若渴的。广泛吸收好的导演苗子还针对性匹配资源孵化支持他们,让他们可以通过项目去提升自己的导演经验、无论在剧作还是画面、制作以及团队协作等各各个方面。

为什么不先开发《大圣归来》系列作品,而是先开发原创项目《深海》?

田晓鹏导演的电影《深海》官方简介是这样的:在近年来古风盛行的国漫作品中,《深海》将另辟蹊径,用独特的东方美学演绎一个现代背景的奇幻故事。该片构建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全新海底世界,讲述了一位少女在神秘海底世界中追寻探索,邂逅一段独特生命旅程的故事。

《深海》概念图,田晓鹏导演在微博写道“快四年了,这张图动起来还是不满意”,可见本片在动画制作上挑战颇大

没有第一时间研发“稳赚不赔”的《大圣归来》续集或前传,而是将主要精力投入到《深海》这个原创项目上,十月文化有这样几点考虑。

首先,在《大圣归来》上映前半年,田晓鹏等人就已经在着手规划这个项目了。作为创作者,田晓鹏还是想先做自己想做的,而不是先追逐市场可能想要的。另外,在十月文化的内部论证中,所谓的大IP只是基础,核心竞争力仍然是好创意、好故事。这种判断给了他们尝试原创作品的勇气。

此外,刘伟也从企业的层面指出,关注一下“好莱坞六大”的发展历程,《泰坦尼克号》也好,《阿凡达》也好,《复仇者联盟4》也好,会发现每次市场的爆发都有电影创新性的突破在里面。“我们希望我们底层的基因里有非常强的创新性,而不是把一个IP吃到死为止。”

如果一切顺利,观众可能在今年年底就能看到《深海》的预告片,明年就能在影院看到这部电影。

虽然《大圣闹天宫》会晚于《深海》,但十月文化非常重视《大圣闹天宫》这个项目,为此已经在进行深入开发,只不过没有对外公布太多消息。如果《深海》的开发方法论成功后沿用到《大圣闹天宫》的制作上,刘伟预计,进入到中期后,18个月内《大圣闹天宫》就能制作完成。

《魔童降世》之后大家对《大圣闹天宫》又多了一份期待,大圣能否和这个哪吒“打一架”呢?

《大圣闹天宫》将讲述从猴王出世到大闹天宫的故事。先导海报中,五彩石中的大圣以石猴婴儿的形式呈现,也象征着故事的起点。巧妙的是,将海报倒置,成长后的大圣蜷缩而卧,红色火焰如红袍披身,但镇压于大圣身周的万千佛掌,却颇具一种终结的意味。

刘伟表示,外界可能认为《大圣闹天宫》可以被理解为是《大圣归来》的前传。但从创作者的角度出发,他们不会这么计划。在这部电影中,他们将重点讲述好故事本身,从新的角度去呈现“为什么闹天宫?”“如何闹天宫?”“石猴如何成为齐天大圣?”等等。

同时,刘伟也透露,“严格来讲,两部电影本身还是独立创作的状态,更多以创作人的表达需求而创作,不会受限于《大圣归来》给观众的原有认知。”

十月文化衍生品授权、海外发行业务发展如何?

在十月文化的官方网站上,这家公司这样介绍其当前的主要业务:如今,十月文化的业务领域包含了动漫影视创作、衍生品授权运营及IP主题娱乐等三大主题方面。

刘伟透露,由于《大圣归来》影片本身在市场上的成功,以及孙悟空这个角色本身巨大的文化价值,过去几年中,十月文化在“大圣”的衍生品授权运营上下了很大功夫。尤其在《大圣归来》上映后大概一年半以内,其各种衍生品的销量还是比较可观的。这些衍生品授权带来的收益占到了公司收入的较大比重。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动漫行业,乃至中国电影行业在衍生品领域的不成熟也逐渐暴露出来。比如,迪士尼衍生品在中国合作的商家可能超过3000家,涉及的品类超过300个,而中国单一电影IP在衍生品领域合作的商家目前最多也只能达到几百的量级。

“大家对各方面消费习惯的认知还没到那个程度,我们的市场还没有验证出来,所以很多的商家没法判断。衍生品的开发授权其实属于IP的品牌化经营问题。整个行业还处在搭建,或者叫市场教育的阶段。就是说,中国的IP该如何去做?中国的IP应该跟哪样商家去合作?” 刘伟强调,和动画制作领域相似,十月文化在衍生品领域也一直在关注基础设施搭建的问题。

“你要保护自己的IP,相关衍生品出来,你要让IP增值,而不是让它减值。但是你保护过度,就没自己的声音了。你不保护,IP就烂了。所以这个尺度是什么样的?我们还处在摸索的阶段。 ”

即将全球发行的《大圣归来》PS4游戏是PlayStation平台上首款基于中国原创IP的游戏大作

刘伟列举了十月文化授权索尼开发《大圣归来》PS4主机游戏的例子。“我们希望能够多做这样深度的合作。相当于他认可你的内核,帮助你一块去出海。有点像谈朋友一样,必须在价值观上一致才行。这其实是需要消耗时间的。”

除了衍生品授权上的出海,电影发行的出海也是十月文化一直在探索的领域。《大圣归来》在北美、日韩等地的发行也为十月文化积累了不少经验。

刘伟坦言,对于海外发行而言,现在在国内比较火的电影,基本可以做到在海外的华人圈也比较火,“但是要做到在白皮肤、蓝眼睛的观众中也比较火,还需要时间。其实只要作品好,全球很多市场都可以去。大家等待的还是合适的作品。”刘伟也提到,做海外发行,也需要深耕。“你真的需要找到那边的好伙伴。对方不是计较于你一部作品的成绩,而是长期的合作。必须得把根扎下去。”

“十月现在思考的问题不是如何活下去,是如何活得更好,然后形成一个良性的系统、成熟的模式。而不是不停地烧投资人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