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四十·不惑好年华

内地七零后女演员真的没戏了吗?

ruo 2019-08-04 07:23:20

   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式上,作为颁奖嘉宾现身的海清联合姚晨、梁静、宋佳、马伊琍几位女演员发表感言,呼吁导演、制片人们给予中生代女演员更多表演机会。甚至宣言:“我们比胡歌便宜,也一样好用!”

海清姚晨梁静first电影节发表女性感言

  对于海清的这一做法,有人认同叫好,认为有关于中年女演员的生存窘境总要有人提出来;但也有人说是“戏精”、“卖惨”,毕竟包括海清在内,当天登台的宋佳、梁静和姚晨,以及被提及的马伊琍都算是资源还不错的内地女星。也难怪宋佳最后强调了一句“此观点仅代表海清个人立场”。

  当天在海清发完言后,通过新片《送我上青云》首次担任监制并主演的姚晨附和道:“我不想当监制,也不想搞制作,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女演员,请各位导演多给机会。”而梁静则直言自己做制片人是“曲线救国”。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并非姚晨首次谈及自己作为中年女演员的尴尬和困惑,在去年的《星空演讲》中,她就曾经谈到 :“铺天盖地的大数据挤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市场对演员的衡量标准也发生了变化,大家拼的不再是演技,而是流量。这种氛围将我困在原地,不知何去何从。”

  如果说这几位曝光率并不低的女演员尚且感到困惑和压力,较之机会更少的内地中年女演员们又会有着怎样的境遇呢?

流量当道,中年女演员无用武之地?

  这几位女星中,除了宋佳1980年生人,海清、梁静、姚晨和马伊琍都是七零后。而细数内地的七零后女星,不难发现这些年过四十的女星们不论现在仍旧征战在一线,还是隐退相夫教子,在她们的作品履历中,都不乏脍炙人口的代表作品,在没有“流量”的时代,她们真的都在拼演技。

  而如今,在这群七零后女星中,即便是处在金字塔顶端的女星都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像刚刚迈入四十岁的周迅,饰演年少“如懿“仍然躲不过”扮嫩“的指指点点;与之同龄的余男即便演技多么的出色,也只能在男性角色主导的作品中出演配角;而76年生人的赵薇最近几年也鲜有新作。

柯蓝出演《人民的名义》

  此外,除了征战在电视剧领域的刘涛、海清、陈数、梅婷、陶虹、闫妮等女演员还能拿到个主演角色,以及柯蓝、吴越偶有像《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中让人印象深刻的配角出演外,其他大部分七零后女星不是在演着流量花生的婆婆、妈妈,或进军综艺维持曝光率,就是半隐退状态。

《琅琊榜》刘敏涛饰演靖王的母亲

  像76年生人的刘敏涛在《琅琊榜》里饰演王凯的母亲,但后者其实只比她小五岁;而袁立、宁静则基本只能在综艺中露脸了;像陈好、高圆圆、胡静、田海蓉这些七零后目前都以家庭为重,陈好更是回归学校当起了老师。

  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在演员这个注重颜值、更新换代异常迅速的行业当中,中生代女演员遭遇了比所有普通女性都更为尴尬且残酷的“中年危机“。

  其实,中生代女星很难拼过年轻演员,是一个由来已久,且在世界范围内都普遍存在的现象,其背后的原因也十分复杂。而海清们高喊的“我们除了演戏什么都不会干……我们足够专业……我们比胡歌便宜还好用”,与其说是无奈于现状,倒不如说她们其实是在为自己丰富的表演经验和人生阅历根本没有用武之地而痛心。

咏梅手捧金熊

  凭借《地久天长》在49岁的年纪获封柏林影后的咏梅,是这些四十代女演员中幸运儿。在谈到做为一个女演员人到中年的感受时,她甚至用了“愤怒”一词。

  她说道:“对于现在中生代女演员的状况,我很愤怒。她们形象都很好,人生阅历又丰富,又会表达,可市场上给我们的机会太少了,究其原因,还是一个审美问题。很多观众不愿意看一个很美的中年女性,他们看不懂,只看年轻漂亮。”

内地不缺好演员,缺的是好故事

  不得不说内地不缺好演员,缺的是好故事,特别是像《我的前半生》这样有关于中年人的故事。当下小荧屏偶像剧、炫富剧当道,大银幕创作也大多以吸引年轻观众群体为目标,今年春节档的三部国产片《疯狂外星人》《飞驰人生》《流浪地球》中,甚至都难以找出一个有分量的女性角色。

在《我的前半生》中飙戏的三位七零后女演员吴越、袁泉和马伊琍合影

  海清在Frist影展上直言:“我们大部分人是被动的,市场、题材常常让我们远离优秀的作品,甚至从一开始就被隔离在外”。

  男演员赵立新也曾发文直指优秀女演员在中国没有戏演:“即便是梅姨来国内,也顶多是串串恶婆婆……自我陶醉在土豪票房观里难以自拔,满屏的”年轻漂亮“的皮囊始终拿不上精神品质和人文关怀的台面,自娱自乐吧。”

  导演伍仕贤也曾指出这其中的荒谬:“国际上哪儿有说人家大多数电影里的女角色像咱们这儿那么强调要年轻小姑娘演?其实有很多很好的中年女演员,正好有生活阅历,按说更能把不同人物演绎得很精彩。可是许多剧本把年龄大点的都写成比较没意思的贤妻良母这种模式化、套路化的角色。”

秦海璐自编自导《拂乡心》

姚晨监制兼主演《送我上青云》

  可能是出于野心,但也许更多的是因为无奈。像姚晨、秦海璐开始尝试转做制片人、甚至导演。俞飞鸿算是很早就迈出了这一步的女演员。而像梁静、周韵、蒋勤勤、金巧巧则与导演或者制片人开起了“夫妻店”,用梁静自己的话说,就是“曲线救国,为了给自己寻找更多的机会”。

  另外还有像袁泉更多活跃在话剧舞台,郝蕾、颜丙燕除了电视剧,会更多的出演没有什么商业回报的文艺片、独立电影。

郝蕾、金燕玲主演《春潮》聚焦三代女性故事

  像今年提名上海电影节金爵奖的女性题材电影《春潮》就由郝蕾和金燕玲两代戏骨联袂。该片聚焦“原生家庭”话题,讲述了同一屋檐下三代女性用“怼”表达爱意的故事。这样的以女性为主导的现实主义作品也正是当下内地大银幕最为稀缺的。

  放眼全球,像美剧《傲骨贤妻》、日剧《Around 40~要求过多的女人们~》、韩剧《迷雾》都在深入探寻成熟女性的精神世界。

  而像前段时间《我的前半生》的热播,也恰恰证明了这类聚焦中年人的剧集作品,在观众中间同样有着很大的需求。

  当咏梅在49岁捧起柏林电影节最佳女演员银熊奖杯,当香港女演员惠英红在57岁的年纪凭借影片《幸运是我》获封金像奖影后,当隔壁日本52岁的天海佑希和74岁的吉永小百合联袂《遗愿清单》,韩国三位平均年龄39岁的女演员(李多熙34岁,林秀晶40岁,全慧珍43岁)在大热剧集《请输入搜索词:WWW》飙戏。内地的中年女演员和电影电视人们又作何感想呢?